免费棋牌游戏可提现

交誼舞曲搜索 選擇分類:
廣場舞舞者 若不放聲音別人還以為我神經病
發布:管理員 | 發布時間: 2015年4月16

廣場舞作為一種群眾娛樂、健身活動,近年來備受關注。一方面,廣場舞遍及城鄉大街小巷,參與面廣;另一方面是噪音擾民等問題時有耳聞,甚至有成都居民每5分鐘報警一次、北京市民鳴獵槍放藏獒驅趕跳舞者的極端事件。

廣場舞如何不擾民?有些地方對場地、時長、時段、音量等進行限制;有的發放耳機推廣“無聲廣場舞”。

瓊海市登記在冊的廣場舞隊232支

自律“三不跳”,各方矛盾少

本報記者 馬躍峰

5月8日晚,剛過7點半,海南省瓊海市蔗園社區便熱鬧起來。不足800平方米的廣場上,電視打開,音樂響起,30多名居民,齊跳佳木斯舞。

今年70歲的韓玉香,迷戀廣場舞10年,作為舞蹈教練,她深知跳廣場舞并不那么簡單。拿場地來說,蔗園社區房子多,空地少,居民想跳舞,或到大廣場,或到大路邊,路途遠、不安全。大家反復尋找,看中社區中心一塊地,但地面坑洼,沒法用。后來,政府補貼、公司贊助,硬化了地面,扯來電線,才有了今天的熱鬧。

熱鬧歸熱鬧,會不會影響別人?韓玉香頻頻擺手:“不會,不會。”瓊海的廣場舞隊,歸市老年人體育工委管。時間上,有嚴格規定,從晚上7:30至9:20,每天2小時。此外,舞蹈隊還有“三不跳”之約:遇學生高考,不跳;遇春節等重大節日,不跳;遇噪音太大,整改前,不跳。

韓玉香坦言,廣場舞一開始聲音過大,居民也有反映。廣場對面一對老夫妻,患有心臟病,聽不得勁爆音樂。為此,舞蹈隊換了音響,把聲音變小;曲子換掉,旋律不再激烈。后來,兩位老人搬離社區,再沒人反映過噪音問題。

那么,廣場噪音對周邊居民有無影響?記者穿過馬路,走進廣場對面的一家。一個小女孩正在寫作業。

“孩子做功課,對面跳舞,影響嗎?”

“沒事,沒事的。”女主人朱開梅說,“只要專心,怎么會影響?”

朱開梅說,她也喜歡跳廣場舞,跳過一個月,脖子不疼,腰不疼,連失眠都治好了。

從蔗園社區出來,記者順東風路,來到嘉積大橋下“南洋城”小區。門口廣場上,上百人在黃良燕的帶領下,跳得十分專注。

黃良燕說,舞蹈隊有200人參與,不少是“候鳥”。以前,隊員跳得入迷,過10點半,還有人不愿走。居民反映到物業,與舞蹈隊交涉。現在,舞蹈隊嚴格遵守規定,早上不跳,晚上9:30結束,只跳2小時,沒再和居民發生矛盾。

瓊海市老年人體育工作委員會副主任龔建成說,全市登記廣場舞隊232支,參加跳舞人員13500名,由老體委、居委會、鄉鎮共同管理,舞蹈隊建立自律機制。所有舞蹈隊的名稱、隊員姓名、聯系方式,都有記錄。遇到噪音糾紛,立刻可以找到隊長,及時溝通。

近年來,瓊海城市建設速度加快,房地產項目增加,但預留公共空間非常有限。南寨村附近一塊空地,原本打算建體育場,后被開發商看中,已經在建新樓盤。5年前,政府承諾,將海桂學校對面180畝空地開發為廣場,但一直到現在,仍未建成。“大廣場難建設,至少應該出臺規劃,規定新小區必須建設一定面積的公共空間。”龔建成說。

成都市人民公園每天都有噪音擾民投訴

倡導“無聲舞”,舞者沒興趣

本報記者 張文

5月4日是個星期天,成都市人民公園內游人如織,各類露天KTV、演藝隊、帶著擴音器走來走去的老年人,將公園變成了異常喧鬧的舞臺。當然,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讓人愛恨交加的廣場舞。

記者發現,人民公園內的廣場舞起碼有5支以上的“隊伍”,每支隊伍的人數少則有二三十人,多則上百人,其中絕大多數是稍上年紀的大叔大嬸。喧囂的舞曲中,他們整齊劃一的舞姿吸引了一些游客駐足觀看,但也有很多游客厭惡地掩耳走過。

廣場舞造成的噪音污染并不是新話題,一邊是大叔大嬸們的健身娛樂需求,另一邊是周邊居民不堪其擾而引發的抵觸情緒。在成都,臨街住戶向樓下的廣場舞隊伍拋扔雜物的事屢屢發生。2012年,成都一名網友自制名為“最苕壩壩舞”的視頻短片,吐槽自己被噪音折磨的感受。

“壩壩舞”是四川方言中對各類廣場舞的統稱,“苕”則是“土得掉渣”的意思。以“最苕”來形容廣場舞,道出了不少人對這項活動的抵制心聲。

成都市人民公園管理處負責人秦俊強告訴記者,公園幾乎每天都會接到噪音擾民方面的投訴。為了緩和這方面的矛盾,公園管理處專門派人到廣州取經,并在4月底試驗開展“無聲廣場舞”,購買無線調頻耳機分發給跳舞者,以耳機代替外放音響:在原有的音響設備上插上調頻發射器,音頻信號就會轉換成無線調頻信號,將收音機調至同一頻段,戴上耳機便可同步收聽。

然而,經過一段時間的嘗試,跳舞者對此毫無興趣。記者在人民公園發現,已經沒有人戴著耳機跳舞了。

“沒有一點聲響,就一群人在那里靜悄悄地比劃,別人看了還以為是神經病呢。”有多年“舞齡”的孫麗英幾乎每天早晨9點都會準時到人民公園跳舞,在無聲舞的試驗中,她曾是最積極的參與者之一。但孫麗英試著戴上耳機跳了兩次舞,總覺得怪怪的,沒有了以前那種熱鬧歡樂的感覺。

不過,此舉卻受到附近居民和網友的“力挺”。“公園是公共場所,是供市民休閑放松的去處。戴上耳機跳舞可以不擾民,同時也不會給跳舞者帶來太多不便。”常到公園散步的市民周莉對“無聲廣場舞”極力贊成,她建議大力推廣。

人民公園辦公室主任黃剛告訴記者,廣場舞并不是公園內唯一的噪音來源,跳舞者多是沖著公園的熱鬧氣氛來這里跳舞的。“如果在小區內推廣,應該更合適一些”,因為那里的環境對消除噪音的要求更為“剛性”,跳舞者面對居民的指責,更容易“妥協”并戴上耳機。

蘭州市廣場舞投訴由城管綜合執法局處理

城管善勸導相互能諒解

曹樹林 郭頌霞

5月9日,在甘肅省人民醫院住院部門口的一片空地上,“銀色年華”舞蹈隊正在跳健身操。當天負責放音響的是醫院的一名退休職工梁秋菊。她小心地調試著音量,確保在住院部一樓大廳和二樓面朝廣場的病房聽不到音樂聲。梁秋菊說,他們現在特別注意音量,因為去年他們曾被投訴過。

舞蹈隊的創始人、醫院退休干部任守義告訴記者,由于家屬區地方比較小,他就向院里申請了這塊地方。活動前,他就做了調查,看多大的音量能做到不影響病人。但去年還是有病人提出異議。

被投訴之后,舞蹈隊定了三條紀律,每天晚上都責任到人:聲音要嚴格控制,不能吵到病人和工作人員;活動時間不能超過9點;不能妨礙病人通過。

慢慢地,周邊關系和諧了。周圍的居民,甚至好多病人和陪床家屬都加入舞蹈隊,跟著鍛煉。“城里老年人活動場所很少。我們也就只能跳跳舞。只要我們自我管理好,就不會擾民。”任守義說。

據了解,有關廣場舞的投訴最終都會轉給蘭州市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由執法隊員出面勸導解決。

王偉是蘭州黃河風情線管理辦公室執法二中隊的隊長,蘭州市老年人活動比較集中的老年公園就在他的管轄范圍之內。公園雖然面積不大,但環境優美,從早到晚都有人在里面活動。除了跳舞,還經常有人唱秦腔、打陀螺。這些活動都會發出聲音,聲音大了附近的居民和辦公人員就會投訴。

上個月,有市民反映附近公園早晨跳舞的音樂聲音太大。為了解決這個事情,王偉他們一大早就去了廣場,找到了被投訴的晨練團,要求他們調低音量。王偉坦言:“我們沒有對他們進行處罰,因為搬用法規條文進行處罰的話,引起的矛盾和負面影響會更大。我們只能平時通過巡查及時發現,及時勸導。”

“城市的公共空間本來就承擔著市民休閑娛樂的功能,但休閑娛樂不能打擾到他人。在今后的規劃中,將這樣的活動場所放在離居民區比較遠的地方或許是一個解決方案。”談及廣場舞的問題,蘭州大學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陳懷錄說,“在區域規劃不到位的情況下,加強勸導管理、呼吁各方相互理解是比較好的選擇。”

用戶名* 密碼*
  
合作商家
月份舞曲專輯
熱門舞曲專輯
聯系方式

業務QQ:
21904483  (點擊交談)
290578922  (點擊交談)
電子郵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聯系手機:15855102118

Copyright 2005-2015 http://www.lndep.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交誼舞中國 版權所有 www.lndep.tw 皖ICP備08001448號-1
專業交誼舞曲網站竭誠為廣大交誼舞愛好者提供最優質的交誼舞曲和最滿意的服務! 站點地圖
7x24小時服務熱線:15855102118
免费棋牌游戏可提现 买手妈妈赚钱是真的 pt高是什么意思 高价回答问题赚钱 波克捕鱼弹头兑换码 福建时时票中奖结果 美国足球冠军联赛赛程 福彩欢乐生肖玩法 怎么破解老虎机最简单 ssc彩下载 上传文章赚钱的网站源码